刀剑沼深陷中
墙头党,后宫派
你们在沼里是看不到我的,因为我已经埋在沼底以下了

[刀剑乱舞]牛与地

排雷注意:婶婶性转和清光啪啪啪,虽然我自己坚持这是乙女向,但是对一些人来说可能是bl,如果介意请不要继续!之前发文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非常抱歉!

#标题废#
#我家的刀!我家的!我家的!#
#婶婶性转~
#r18,甜甜的长篇肉!咬和吞有~
#关于男孩子的哔——方面的描写是查资料来的(主要是x乎),如有错处欢迎指正~⊙ω⊙
#婶婶已经和后宫们lovelove前提,all婶婶,本篇主清光,修罗场有
#第一次写肉请多关照呀(⁄ ⁄•⁄ω⁄•⁄ ⁄)

一觉醒来多了个丁丁是什么体验?
婶婶盯着被子下的蜜汁突起,大脑不由自主冒出这么一句x乎体,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后转头看看抱着自己睡得正酣的清光,轻手轻脚地拿开他的手臂,掀开被子快速躲进卫生间。还好这小祖宗昨晚折腾得太晚现在睡得沉,方便她尽快自己解决,性转这事说起来喜闻乐见,但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没那么好玩了,她可不想后面被插,就算是清光也不行。
婶婶的恐惧是有原因的,自家初始刀的黏人功夫堪称一绝,仗着可爱的优势每每得手,开荤后简直是行走的人形泰迪,随时随地发情,而且技术好花样多又放的开,要是被他知道自己如今变成男儿身,鬼知道会翻出什么花!
绝对不能被发现!婶婶坚定信念。
……但是,谁来告诉她这个要怎么破啊啊啊啊!婶婶低头,鼓鼓的裤裆依旧没有消退的迹象,不是说放着一会就会自己下去吗??!!为什么过了这么久还是这样??难道要自己动手吗??可是就算是自己的身体她也下不去手啊啊啊!!!
尽管内心已是天崩地裂疯狂咆哮,浑身僵硬的婶婶并没有发出任何动静,所以当清光的声音在门外突然响起的时候把婶婶吓出一身冷汗:“主人?你在里面吗?”
“呃、嗯。”婶婶连忙应了一声,不料出口的声音竟然比平常沙哑低沉很多。
门外的清光也察觉到了不寻常,询问道:“主人你的声音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没事!可能是有点感冒了。清光先去吃早饭吧,不用等我!”婶婶的心脏跳的飞快,生怕清光撞破这秘密。
清光过了两秒才低声应了句“嗯”,之后传来门拉开和拉上的声音,想来应该是走了。
婶婶贴在门上仔细地聆听了一会,确定房间里没有人后,长长地松了口气。
等到婶婶穿戴完毕后,清光又来了,一进门就闻到沐浴露的味道:“你刚才洗澡了?昨晚做完后我有帮你洗哦。”清洁工作的重要性他很清楚,每次都有好好完成。
“呃,刚才有点出汗,身上粘糊糊的,干脆洗了个澡……”婶婶目光闪躲,抓起梳子梳头掩饰心虚。
“主人的脸好红哦,不会是发烧了吧?”清光走过来探了额头,发现体温正常,伸手拿过梳子帮忙打理头发:“手好冰啊,大清早洗冷水澡?”
“哈哈哈,清光观察真仔细啊,我想学习咔酱修行一番呢……”婶婶干笑几声,小心脏又扑通扑通跳起来,小祖宗你这么明察秋毫极短们知道吗?其实你才是本丸侦查值最高的吧??
清光利落地扎了个漂亮的辫子,用指甲油同色的发带绑好,然后一把抱住审神者:“因为我想要主人的全部都属于我嘛……”
身后的小妖精又不安分地在脖颈和肩膀处蹭蹭嗅嗅,等下就要发展成舔舔啃啃啪啪啪了,为了防止今天的“早操”,婶婶连忙抓着清光去吃早饭,暂时得以逃过一劫。
夭寿啦,在自己本丸还要遮遮掩掩提心吊胆的,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哟……
婶婶捧着饭碗暗自苦恼,脸色自然也不太好,被细心的药研看在眼里。
“大将昨晚没休息好吗?气色不太好啊,声音也不对,感冒了吗?”
“咳咳,可能有点呢……”婶婶借坡下驴,干脆假装生病好了,刚好掩饰变声的嗓子。
“那么等下我给大将开点药吧,今天就好好休息,不要太过劳累。另外提醒一下大将,就算再喜欢也不能纵容哦,仗着宠爱得意忘形可不好。”最后一句药研虽然是看着审神者说的,但是话中所指是谁再清楚不过,被隐晦提醒的某人顿了一下,不声不响继续扒饭,大家也都默契地维持表面的风平浪静。
婶婶愈发感觉背后发凉,修罗场加上自己意外性转再加上一群开过荤的不被人类伦理道德完全束缚的刀,要是被他们发现了会是什么后果,想想都可怕。脑补能力出众的婶婶沉浸在各种不可描述的惨烈画面里,食不知味地胡乱用完早饭,佯装镇定地开始准备一天的工作。
目前没人发觉,说明自己的伪装工作做的还是不错的,婶婶在心里小小地鼓励一下自己,打打气,其实也不会很难,喉结不明显,声音可以装病混过去,身材的话……她从没这么庆幸自己是平胸,穿着bra和平常看起来没两样,至于小婶婶,只要它不搞事一切都好说。这么看来还是挺容易隐瞒的嘛,想想今天可以平安度过,婶婶稍微放心了,随即钦点队伍去演练场。
俗话说得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婶婶亲手立下的flag很快灵验了。
演练场有一位软妹小姐姐,颜值高身材好(起码有d),娇滴滴的模样让婶婶都想弯。她的等级比婶婶低一截,只要有遇到婶婶都会找她演习。今天小姐姐也在,二人默契地一起走进演练场,意外就在此刻发生了。并肩行走时,身旁传来的甜甜的香味格外浓郁,握手行礼时对方柔嫩温暖的触感一直残留在皮肤上,开合的水润红唇在脑子挥之不去,而且今天小姐姐居然穿低胸!啊啊啊!白皙的!饱满的!挤出沟的!欧派!!!
如此福利,婶婶心里大呼过瘾,刚出世的小婶婶也难耐激动的心情,起立敬礼了。
药丸……察觉到不对劲的婶婶瞬间没了旖旎的心思,只觉大事不好。早知道会这样,早上就应该弄出来而不是硬洗冷水澡压下去,今天她穿的是贴身的衣服,一点都遮掩不住啊啊啊!
“哎呀!前辈,您没事吧?”
演练场里的队伍刚要开打,被开台上一声娇呼打断了战意,只见一身干练制服的审神者蹲在地上,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吓得另一位审神者泪眼汪汪手足无措。
没错,机智的婶婶假装肚子疼蹲下身,巧妙地挡住了不听话的小婶婶,虽然有点对不起这位小姐姐,但是只能这样了。
刀剑男士们狂奔而来将“疼得站不起来”的婶婶小心翼翼抱上马带回本丸,演练任务也没心思做了。被抱在怀里轻声抚慰的婶婶闭眼低头假装难受,心里翻江倒海,愧疚和无措交织着搅乱她的思绪,一股绝望袭上心头:要被发现了,要被【哔——】了,嘤嘤嘤怎么办呀……想着想着又生起自己的气起来,归根结底都是那块肉的错,为什么那么不听话!干脆切掉算了!省的麻烦!
小婶婶或许是感受到了怒气和威胁,吓得吐了一波,然后就干脆地晕过去了。
婶婶感觉到裤子一片滑腻湿凉,喜忧参半,感叹这不省心的玩意尽会搞事,不过暂时应该不会再来刷存在感了吧……
抱着婶婶的石切丸感觉怀里的身躯似乎抖了一下,低头查看时发现小姑娘的脸色和缓了一些,似乎没刚才那么难受了,他稳稳地将人抱下马,交给赶来的清光。
踩着高跟鞋以光速超越长谷部的清光接过审神者的瞬间就察觉到了可疑之处,怀里的人双颊潮红蜷缩成一团,看上去好像是发烧,但是体温正常,而且他似乎嗅到了一丝特殊的气味,这让他很在意。结合审神者今天不同寻常的细微表现,清光隐隐猜到了什么。他当机立断将审神者抱回房间,拉门上锁将其他刀隔绝在外。
“咔哒”的上锁声让装死的婶婶心头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假装虚弱地睁开眼,看见清光走过来跪坐在床褥旁边,伸手从被子底下摸上她的腿根处。

快快快车要开了要上的赶紧

清光看着秒速睡着的婶婶,红红的脸蛋上满是疲惫,可爱的样子怎么也看不够,怜爱地沿着眉眼细细的轻吻,如果婶婶此刻醒来,定然会被那盛满深切爱意的宠溺目光看的浑身发软。
啊……清光克制地呼吸着她的味道,柔软嘴唇拂过每一寸肌肤,小心翼翼地庄重印下一个又一个吻,最后十指相扣,环抱着心爱的小公主进入梦乡。
fin

——————————————————————
不得不说的后续:
*第二天婶婶回复原样,但是病倒了,(药研诊断结果:纵欲过度)足足躺了三天。寝当番宣布关闭半年。
*清光被极短为首的主厨派和后宫派请去手合场“切磋”,在手入室挺尸的时候又被药研灌了满满一锅的药。
*婶婶听说后过去慰问,特地做了清光喜tao欢yan的青椒炖胡萝卜全部喂下去(“爱我的话就乖乖吃完哦~”“嘤嘤嘤吧唧吧唧”(ಥ_ಥ))  
#记仇girl的复仇(๑•̀ㅂ•́)و✧#
*来自清光的狗粮:我家的小公主,嘴硬心软战五渣,但我还是好爱她~(❁´◡`❁)*✲゚*

——————————————————————
一周年纪念日睡前忘记把清光放在近侍位置,结果没法第一个听他的祝贺语音,嘤嘤嘤清光对不起(ಥ_ಥ)炖肉补偿!

我家清光男子力爆棚的时候称呼婶婶为“小公主”,这种时候是满心怜爱疼惜想要完全占有融为一体的(❁´◡`❁)*✲゚* 苏苏苏~大口喂自己狗粮~

各种查资料,妈蛋写的我自己幻肢都硬了软软了硬(*/∇\*)
可能会有某极短的版本,只是可能,不要太期待。

#小婶婶小清光的写作手法借鉴 @朝花酱。 太太的肉(强烈推荐这位太太!炒鸡棒!(๑•̀ㅂ•́)و✧)

本来打算18号当天发的,磕磕绊绊写了这么久_(:3」∠❀)_好累哦( •̥́ ˍ •̀ू )
新手司机请多关照,好吃要告诉我呀!ヽ(爱´∀‘爱)ノ

评论(14)
热度(13)

© 茶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