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沼深陷中
墙头党,后宫派
你们在沼里是看不到我的,因为我已经埋在沼底以下了

【刀剑乱舞】婶婶狂化直播记录

#all婶婶
#限锻的段子
#幼稚任性max的婶婶
#逻辑混乱,文笔辣鸡,无脑玛丽苏
小天使来奶我啊嘤嘤嘤π_π

“我要新刀!”( •̀_•́)
“主有我们还不够吗?”
“他好看,还是主厨!而且是新薙刀!我不管我就是要他!”ヽ(‘⌒´メ)ノ
“真拿您没办法呢,来,五小时哦~”
“哇谢谢~~~……不对不是这把!不要三条家的!”(๑>؂<๑)
“好吧好吧,再来一次,给~”
“又错了不是三小时是五小时!”( ̄ε(# ̄)
“诶——不是您说的不要三条家的吗?”
“……我也没说要这把啊!换人换人!岩融你来!富士拿去!”-_-#
“哈哈哈难得见主这么激动呢!交给我吧!”
“……给我130是几个意思啊!富士被你吃了吗!!退酱来帮我啦!”
“好、好的……”
130
“呜呜呜对不起QAQ”
……
“小——夜——”扯袖子QAQ
“嗯”
130
“……”
连续坠机,婶婶一脸不开心,鼓着腮帮子生闷气。偶尔任性一回都不许,到底想怎样啦!就是一把新刀嘛!这都不给,小气!
“啊啦生气了?”
“哼”
“有我们陪你就好了嘛~”“以前有新人也不见主这么激动啊?”
“我不管,就要他!要新刀!新刀!”气呼呼地蹦哒跺脚,理智早就随着流水的资源进了锻刀炉。
“哈哈哈主真是孩子气啊!”“嘛嘛本来就是没长大的需要好好疼爱的孩子嘛~”“嘻嘻气坏的样子也很可爱哦~”
“呜……我要新刀!新刀新刀!”
“哎呀这不是给你锻着了嘛~”“别哭啦,来抱抱,给你啾啾哦~”“啊好狡猾我也要!”
“不要130!!要新刀!五小时!!”吸鼻子
“就算您这么说也没办法马上做到呢”“我们都有努力帮忙哦,不出货应该是刀匠的错吧”“对对对”
“……谁、谁出货谁侍寝!”豁出去了!
“啊啦看来我们还不够努*力呢~”
看看这帮刀,见招拆招,对答如流,简直要气死婶婶。
“我——不——管——我要新刀啦——呜哇——”
绝望的婶婶一屁股坐在地上边嚎哭边蹬腿,怎么拉都不肯起来,眼泪没几滴嗓门倒是不小。
“好好好给你锻!”小公主发脾气还能怎么办,哄呗。难得一见任性样子,倒也十分可爱。
又坠机。
这下地上的公主殿下嚎的更起劲了,大有不出货就赖到天荒地老的气势。
“安啦不哭嘛,我们帮你打刀匠?”
“呜,不、不准,打死了谁帮我锻刀!”鼻头红红眼睛红红,小兔子一样抽噎着
“主人,地上凉小心受寒,快起来吧”
倔脾气上来的公主殿下哼了一声,扭着身子躲开搀扶的手。心里不痛快又不愿意对自家刀刀动手,只得憋着烧自己,委屈巴巴地抿着嘴,发泄地用力抠自己指甲。
“好啦好啦,不起来就不起来吧,把坐垫垫上好不好?乖~”
“肚子饿不饿?吃宵夜吗?”
“狐狸给你摸”
“主人这是毛巾和纸,要我帮您清理吗?”
刀刀们好脾气地纵容着审神者的任性,众星拱月地嘘寒问暖,场面温馨和谐得都可以拍一部政府官方宣传片。
哭累了安静下来的审神者接过拧好的温热毛巾摸摸擦脸,眼神扫过热烈讨论起要不要把沙发零食搬到锻刀室来让主人更舒服的刀刀们,生气又无奈地小小哼了一声。
别以为我真的察觉不到你们的心思,不戳破只是因为我心地善良而已,哼!

#日常互宠
#背景板的刀匠:喵喵喵??!(信机拉奶)(天外飞锅)

——————————————————————
#出货贺文(段子
#依旧文笔废

婶婶因为新刀闹脾气,在锻刀房赖着不走。
药研好笑地看着自己主殿气呼呼地吃烛台切做的宵夜,埋头把塞了满嘴
“大将,再试一次?”
“唔”婶婶点点头,不过已经露出了几分疲态
大概在想着反正也不会出货吧,药研想。
“大将,打起精神来哦,说不定就五小时了。”
“估计又是130啦……”
“对我有点信心嘛大将,看,是五小时哦!”
“肯定又是岩融啦……”婶婶经历了第一发的过山车般的情绪波动,加上后面接二连三的坠机打击,已经不敢抱太大期待了
“em——大将不喜欢岩融?”
“岩融只要一个就够了。哎——”
“嘎哈哈哈哈,听到主人这么说我很高兴啊!”岩融开心地一把将婶婶整只捞过去大笑着揉搓,纷飞的樱花雨炸得锻刀房到处都是花瓣。
药研笑着看婶婶被撸得头发乱糟糟,气的对岩融又挠又咬,然而他皮糙肉厚根本不痛不痒,抱着小小只的婶婶尽情关爱。
等两人停下玩闹,药研递过一张手入札:“总要试试看不是吗,大将?”
婶婶条件反射地又想说丧气话,却在看到他那双带笑的漂亮紫眸时哑了火,默默接过手入札投入锻刀炉。
樱花绽放,看到显现的身影的那一刻婶婶呼吸一滞,扭头看药研,脸上是难以置信的惊讶,太过开心和意外以至于说不出话来,然而眼神却泄露了她的激动和欣喜。
被亮晶晶的双眼注视着,药研微眯双眼,侧头回以温柔又不失霸气的一笑:“怎么样,大将~?”

#倒地死亡,呜呜呜我写不出药研十分之一的好π_π
#感谢药研!第一次十发内出货!圆满了!我爱他!!(❁´◡`❁)*✲゚*  旋转爆炸!笔芯ヽ(爱´∀‘爱)ノ
#用了药研抢誉的语音梗,“大将”后上翘的尾音苏死我了嘤嘤嘤(*/∇\*)

*后续的后续
“喂喂至于这么激动吗?是不是犯病了?”大包平目瞪狗呆地看着拉着大功臣药研蹦蹦跳跳转圈圈的笑容灿烂的婶婶,来到本丸没多久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主人如此反常的一面,说实话有点担心
莺丸平静地喝着茶:“算是吧。嘛,不用在意这些细节,药研会治好她的。”

#药研的治*疗~连柄也一块捅*进*去哦~~诶嘿嘿(痴汉笑
#可爱的傻包包www~
#全场最惨:刀匠——不仅受到生命威胁还要打扫满是花瓣的锻刀室(点蜡)

评论
热度(25)

© 茶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