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沼深陷中
墙头党,后宫派
你们在沼里是看不到我的,因为我已经埋在沼底以下了

【刀剑乱舞】婶婶很烦要安慰

#来自死咸鱼不想复习的产物,为什么要学马原这种东西啊艹눈_눈
#自我代入婶婶的段子
#小学生渣文笔,无脑任性随便写
#卡文渣渣的冒泡
#我家婶婶我家刀

婶婶明天要考马原,背到吐,已经看不下去了,烦躁度max,想打人。

小夜左文字的场合
每当发生了什么,婶婶总是会第一个想到小夜,这次依旧扔下书直奔左文字部屋。
“小夜——~~”
纸门被拉开,蹿进来一只浑身上下散发着丧之气息的濒死“咸鱼”
见房间内只有小夜一人,“咸鱼”毫不犹豫以光速“啪叽”一声粘到小夜身上,使出八爪鱼技能手脚并用地从背后缠住小夜,滚动脑袋蹭着小夜翘起的头发,发出一系列无意义的嗯嗯啊啊哼哼唧唧嘎嘎嘎的怪声,其实想说“呜啊啊马原好烦啊超级讨厌恶心为什么要学这种东西啊啊啊啊啊啊小夜小夜小夜嘎呜嗷嗷嗷背的要吐了这都是什么玩意啊混蛋烦人汪汪汪小夜小夜嘤嘤嘤要摸摸抱抱还要膝枕喵”,但是高速运转的cpu不仅烧坏了脑子,连正常的语言功能也丧失了
“乖。”小夜抬起左手轻轻顺毛,右手熟练地掏出婶婶爱吃的小点心剥开包装纸喂到身后打滚撒泼的小无赖嘴里。
婶婶感动地抱住小夜的小细腰埋脸,嚼着小点心口齿不清地撒娇:“呜呜呜小夜坠好惹~~~”
小夜低头看着腰间哼哼唧唧蹭来蹭去的婶婶,伸手轻抚头顶,脸上是自己也未意识到的温柔神色。
“嗯。”
后来婶婶在小夜人肉抱枕的陪同下努力背完了考试资料。

*小夜自带婶婶翻译机(头部隐形天线),无障碍get婶婶各种点,默契值max!
*婶婶只在和小夜独处的场合下才会放飞自我
*呜呜呜我家小夜辣么可爱写不出他的十分之一好

五虎退的场合
“那个、主人,打扰了,我来送茶……”五虎退端着茶和点心轻轻敲响审神者的房门,半天没听到回复,壮着胆子拉开门,“对不起,我、我进来了……”
眼前景象差点吓得他摔了手上托盘——婶婶把头埋在书页中,看上去像是马上就要魂归西天
“主人!您、您没事吧?”五虎退急忙放下托盘上前查看。
“啊,是退酱……”婶婶转头露出脸,双眼无神,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没事,只是有点累……”
只是“有点”吗?他刚才似乎看见有什么半透明的东西从婶婶嘴里飘出来呢……
“请问,我能为您做什么吗?”五虎退乖巧地端正跪坐,湿漉漉的大眼关切地看着婶婶
天使……婶婶被考试折磨得枯竭的心脏涌入一丝温暖,眼眶也热热的,“不用麻烦退酱啦,我再稍微休息一下就……诶?”
面前的可爱正太伸出手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的头顶,动作轻柔,被接触到的部位仿佛沐浴到金色阳光,暖意从头顶扩散到全身各处,疲惫一下子就散去许多。
“失、失礼了,因为主人每次摸摸的时候我都觉得很幸福,疲劳痛苦都飞走了一样,所以希望我也能为主人带来一点抚慰……”五虎退羞涩地说道,在婶婶的注视下声音越来越小,脸却越来越红
婶婶呜咽一声捂住心口,浑身颤抖
五虎退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吓得连声询问怎么了,却被婶婶一把抱住:“呜呜呜退酱谢谢你,你真是小天使!”
婶婶被天使退萌得浑身发抖,紧紧抱着他纤细的小身板,脸埋在肩颈处蹭啊蹭
啊,这温暖的细腻皮肤,还有牛奶味的沐浴露香味,我已经死而无憾了(微笑升天)
“那个,主人要不要膝枕呢,或许效果会更好……”被婶婶亲密动作弄的连耳根都红起来的五虎退强压下巨大的喜悦,轻轻环住婶婶,希望这样的幸福时光能够一直持续。
婶婶抬起头看看退酱害羞又双眼亮晶晶的可爱样子,还有那诱人的白皙双腿,咬咬牙忍痛拒绝:“谢谢退酱,膝枕就算了吧……”这要是一头埋下去到明天还不知道能不能拔起来
五虎退却误以为自己被讨厌了,难掩失落的哭唧唧小表情看的她心疼不已,连忙救场:“干脆当成考试通过的奖励吧!如果我考到90分退酱就给我膝枕奖励好不好?”
“嗯!”天使退多云转晴,开心地答应
当晚婶婶拿出了高考的劲疯狂k书,考了91,膝枕埋了个爽

*天使退(❁´◡`❁)*✲゚*
*呜呜呜我也好想要小天使的摸摸抱抱还有膝枕啊,谁给我我就直播吃马原书!(喂什么鬼

加州清光的场合
审神者备考闭关,一整天没出来
婶婶不足的清光憋的难受却不敢去打扰,不料婶婶自己过来了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和离着几米就开始喊的“清——光——”,清光迅速坐起来,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确保自己处于最可爱的状态
“怎么过来了,复习完成了?”
“唔……”
看婶婶一脸不想说的样子就知道八成是念不下去了,这小表情和乱藤四郎抓着她要给她穿裙子梳妆打扮时一模一样。
清光微微叹气,不过又很开心能来找他,伸出双手:“来抱抱?”
“唔。”婶婶点点头,乖乖走过去。
安安静静抱着坐了一会,呼吸间充满彼此的味道,午后的阳光正好,在纸门上投下斑驳的树影,微风吹过时叶子发出沙沙的声响。
一片岁月静好。
婶婶醒来清光正专注地看着她,眼神温柔。
“我睡了多久?”
“半小时。再歇一会吗?”清光啾地在额头小啄一下。
收获了爱的亲亲,婶婶开心地弯起嘴角,笑意止不住,开心得溢出来。又和清光粘腻温存一会,深吸一口气坐起来,“哟西,充电完毕啦,要继续努力咯~”
清光也坐起身,伸手与她十指相扣,在婶婶柔软的唇上印下浅吻:“等你考完了,再来做更多的事吧~”

*疯狂扒衣不要拦我(癫狂jpg
*还复习个屁啊(x

烛台切光忠的场合
“咪酱——”
烛台切一听就知道小公主又遇到烦心事了,根据经验判断,尾音拉长1秒是呼唤,2秒是有事情找他(公务),3秒是来撒娇求安慰的,眼下就是最后一种情况。
“哦呀,要抱抱?”带着宠溺的笑未经思考就从嘴角溜出,显然已成条件反射,伸手接住小跑过来的婶婶,熟练地坐下同时把人抱到腿上。
“考试好烦哦——真不理解干嘛要学这种东西……”婶婶贴上烛台切健壮的温暖身躯,调整到最舒服的姿势
“好啦好啦,主上一定可以帅气解决的。要一直的那个吗?”烛台切好脾气地听着怀里小公主像个炮仗似的噼里啪啦地炸,宽厚的手掌在她背上一下一下抚摸顺毛。
“要要要!”婶婶眼睛一亮,从烛台切腿上下来,开心地叫着
“嗨嗨~”烛台切走到床边,熟练地摆出一手支头的侧躺姿势,拍拍身旁的空位,“好了,过来吧~”
婶婶欢呼雀跃,飞快窝进烛台切的怀抱,脸埋进结实饱满的胸肌大力蹭啊蹭,呼吸着清新的洗衣剂的味道,发出幸福的喟叹:“唔~哈~~~”
埋胸好爽~整个人都被充分治愈了~大欧派万岁~
脸蹭着弹性十足的温暖胸膛,感受着心脏的跳动,对方的呼吸喷吐在头顶,还有温柔的大手抚过后背,婶婶真想就这么一直沉溺温柔乡
“唔唔”小手推推他的胸口,烛台切了然,翻身仰躺,把公主殿下抱到身上,小小的身躯根本不会造成压迫,反而因为这样的姿势使得双方更加紧密相贴,交换彼此的呼吸和温度。
婶婶舒爽地枕着人肉床垫,头不时转来转去,左嗅嗅右嗅嗅,一脸满足。人生最爽三件事,吸咪当属头一位~
之后烛台切花了老大劲儿才把婶婶从身上撕下来赶去复习,为了安抚不满闹脾气的小公主特地做了考前特制夜宵,吃太饱的婶婶睡不着,第二天差点起不来床。

*咪酱牌人体工学座椅&床垫,你值得拥有(๑•̀ㅂ•́)و✧(我要买!
*还有人记得以前码过的短小段子吗,婶婶看见、想到刀刀们的第一反应是笑,什么都不想就O V O,刀刀们也是哦(❁´◡`❁)*✲゚*

鸣狐的场合
婶婶有一句格言:没什么事是撸小狐狸不能解决的,一遍不行再来一遍。
所以被考试复习烦到爆炸的时候一如既往去了小叔叔的房间。
“狐~狸~酱~”
一听到就这叫声知道撸狐狂魔又发作了,虽然有点小无奈,不过能为主公排忧解难也算是好事吧,小狐狸从鸣狐肩上跳下,摇着尾巴迎接婶婶的到来:
“呀呀主公殿下,又到了需要吾帮忙的时候了吗?”
“抱歉每次都这么打扰……”婶婶一边唾弃自己这种需要对方时才来找人家的渣婶行为,一边条件反射地抱起自觉跳上膝盖的小狐狸开始揉搓。
“主公这是什么话,为您分忧是吾本分,无需如此客气……嗷嗷那里请更多一点~”
鸣狐默默看着自家伴狐一边表忠心一边被摸得舒爽的没出息样子,也不知道是谁麻烦谁。
婶婶的双手片刻不停地游走在小狐狸保养良好的蓬松皮毛间,毛茸茸软绵绵又热乎乎的,手感超赞啊!自从退酱极化回来就没有可以尽情疼qi爱fu的小老虎了,好在还有可爱的小狐狸治愈心灵。
小狐狸享受着婶婶柔软的手在自己身上抚过的感受,力道恰到好处,还精确找到每一个敏*感*点,一番揉搓下来它已经爽的没边,只会翻身露出肚皮请求更多抚摸了。
撸了几遍下来,一婶一狐皆身心舒畅,也不知道到底谁更爽
*婶婶:沉迷吸狐无法自拔

平野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的场合
“要——死——啦——背不下去……”
平野內番归来,刚走到房间就听见里面传来有气无力的呻吟,拉开门一看,熟悉的身影以一种绝望的姿势瘫在榻榻米上,一旁跪坐的兄弟一脸哭笑不得。
“主人?”
原来婶婶复习不下去,可是想到明天就要考试,烦躁得拿着书在本丸里转来转去,想找到一个可以让她静下心复习的地方,然而心态太差,虽然刀剑男士们都配合地保持安静不打扰主人复习,依旧不能让她进入状态。
“没救了——要挂科呜……”婶婶头朝下枕着被蹂躏得皱巴巴的课本,想想自己连开头都没背完,顿时一股绝望涌上心头。
“好啦,请打起精神来吧,还有时间,加把劲的话一定能做到的。”前田不忍心看婶婶如此失落,耐心劝道。
“呜……根本看不进去……怎么办……我真是个糟糕的审神者,连这种事情都做不好,迟早会被检非砍死的嘤嘤嘤……”
绝望max的婶婶发动了自暴自弃的癫狂模式,如果负能量可以实体化的话连检非都得被淹死
前田无奈,转头看向兄弟寻求帮助
平野叹气,走过去小心抱起婶婶,让她坐直身体,严厉而不失温和地训戒:“我一直觉得您是非常优秀的审神者,过去是,今后还是,请您切勿妄自菲薄。考试的事情我们会尽力帮忙,还请主人坚持一下,不到最后一刻不要放弃,五花金枪您都不怕,区区考试有何难?”
婶婶愣愣地看着平野表现出难得一见的严肃,一旁的前田以为婶婶难过而露出担忧,虽然表情不一样,但是他们的眼神传达着真挚的关切,她不禁鼻子一酸,垂下头低声抽泣起来,小声说着对不起。
婶婶吧嗒吧嗒地掉眼泪,突然被双子一左一右地轻轻环抱住,还拍着背安慰,顿时哭得更凶
双子对视一眼,松了口气,主人这几天把自己逼得太紧,压力颇大,他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现在终于发泄出来,也是件好事。
婶婶痛痛快快地涕泪横流好一会才停下来,用力擤了几把鼻涕,贴心的前田帮忙打了水,平野拧好毛巾递给她擦脸,顿时感觉清爽许多,一直压抑的感觉也散去不少。
“谢谢你们……”看见我这么糟糕的样子还一直陪着我
“接下来就请好好复习吧,我们会一直陪伴您左右。”两位小天使一个抽背,一个出题考,陪着婶婶一个个解决考点,成功完成复习。婶婶睡觉后两人还连夜赶制了祈福御守,带着祝福上考场的婶婶心情愉快,发挥得意外好。

*不要问我为什么平前小天使会懂马原,共产主义的旗帜遍布世界(不

——————————————————————
*考试和做作业的时候是产粮欲望高峰期
*段子写再多我tm还是得自己背书(ಥ_ಥ)
*呜呜呜好想撸刀刀啊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啊汪汪汪(噗叽暴哭)
最后:
感谢阅读,食用愉快|・ω・`)
祝我顺利过_(:з」∠)_(作死没复习完还码了一晚上段子)

评论(10)
热度(82)

© 茶兰 | Powered by LOFTER